2014年5月16日 星期五

水手服概論:(9)那是制服少女而不是少年(上)

大家好,睽違五個月後「制服論系列」終於又回來了~~

最近都在寫一些太正經的文章,搞到差點精神崩潰,其實只有制服少女是我的心靈綠洲啊……(遠目)。為了寫今天這篇文章,五個月來我看了好幾本書:

動物化的後現代──御宅族如何影響日本社會》
讀漫畫──讀者、漫畫家和漫畫產業》
戰鬥美少女的精神分析(這本書簡直搞死我了,雖然是宅論的經典,但是裡面用到太多心理學的名詞,害我又去找了很多書來參考才能看懂)
頹廢、壓抑與昇華──解析「夢的解析」》(這本是楊照幫我們導讀佛洛依德的學說,非常通順好看,推薦一下)
次文化神話解體(讀了少女漫畫和少男漫畫分析篇)
此外還看了齊澤克的紀錄片《變態者電影指南(當代最有影響力的精神分析和哲學家,想當然我是大部分看不懂,只能吸收15%吧!真是充滿挫折的五個月)

咦,讀的大多是宅論……怎麼今天不是寫制服在動漫中的發展呢?
嗯,都是因為戰鬥美少女論實在太重要,但也太難讀了,我還沒消化完,所以下一篇再寫動漫分析。


閒扯了一堆(大叔的壞習慣就是碎嘴),重點終於來了。這篇文章要探討的是──

為什麼當我說「我是制服控」的時候,指的是我喜歡制服少女,絕對不是少年!!(制服少年?根本不在我想理解的範圍之內好嗎,不屑一顧!)

我想,不只男生喜歡看女生穿制服,就連女生也喜歡看女生穿制服。當我們在網路搜尋制服相關議題,大多數都圍繞著少女,至於影像就更不用說,難道你有看過制服少男寫真集嗎?

既然男生和女生一樣有青春年代,為什麼我們習慣把「制服」和「少女」連在一起呢?這個失落的環節,就是今天的主題。

(ps.男生對女生制服的聯想是學生、護士、空姐等等;女生對男生制服的聯想是西裝、軍人、消防隊員等等。這個差異其實挺有趣的,不過我只討論學生制服這塊)

首先來張好圖:

圖片盜用自「家齊女中學生活動點點滴滴」粉絲團,請不要告我。
這張圖片太重要了,我非得拿來說明不可~~

呃,比起我之前愛用的那種色色的圖,大家一定覺得這張照片很普通吧……

最初看到這張照片,我也覺得很普通,只瞄了一眼就過。但在那之後,心裡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,纏繞了兩三個小時之後,我再度點開它,終於發現照片裡隱藏的驚人訊息!

看著這張照片的時候,我們應該把焦點放在哪裡呢?沒錯,就是鞋子。大家注意看,每個女生穿的鞋子都不一樣。

表面上是抹平一切特色的「制服」,但隱隱約約顯現在制服後的,卻是每個人都不同的鞋子。那是我們服從在某個共同規則底下,卻又拚命展現自我的痕跡呀……

那就是青春啊!


比起常見的正妹照,大家不覺得這張照片更吸引人嗎?

「正妹」像是一種趨同演化,讓每個女生的化妝打扮愈來愈像,好比芭樂情歌,好聽但是過了就忘。家齊女中這張照片卻透露出絕對的真實感,裡面的少女不一定有讓人驚艷的姿色,但她們散發出的青春光芒簡直令人無法逼視……

有一次我騎車在台北東區的路口等紅燈,斑馬線左邊走來兩個打扮入時的正妹,右邊則是一群放學的女學生蹦蹦跳跳。結果我的雙眼完全追隨著那群女學生移動,真的是「不把正妹放在眼裡」,我並不是故意這麼做的,但制服少女就是如此吸引著我。其實我對這樣的自己也感到有點意外,所以必須寫這一篇文章來解釋。

若慈
感謝史旺基大大授權給我,不用再盜圖了(明明前面那張就是盜的……)
制服少女吸引人的地方不在於她們多漂亮,而在她們就是制服少女。

我,到底是怎麼喜歡上制服少女的呢?

比較晚熟的我,到國中才開始意識到男生女生的區別。畢竟小學裡總有幾個女生跑得比男生還快、躲避球打得比男生還好,我沒注意到女生跟我有什麼不同。但從國中開始,男生的體力可以壓倒女生,再加上學校的男女隔離政策,讓身為青春少男的我對「女生」這種動物愈來愈不了解。

高中雖然不是念男校,但同校的女生不多,平常沒什麼機會和她們相處,一直等到可以在學校裡擺老的高三時代,才開始敢和女生講話。算一算,經過這青春期這五、六年的中斷,我才重新和女生取得接觸。這時她們早已從和我一樣的「小孩」變成了「少女」,也從我熟悉的朋友變成另一種全然陌生的生物。

而從我開始重新認識「少女」以來,她們始終是以一種比男生更聰明、更成熟,精靈鬼馬的姿態,把同年齡的異性玩弄在股掌之間。

我對她們一點辦法也沒有,愈想接近就被推得愈遠,找不到互動的方式,經常只能遠遠看著她們,嗯,或許光是能看著她們穿著制服的身影就足夠了……(真的是遠目)

佛洛依德曾在《圖騰與禁忌:文明及其缺憾》書中提到,原始部落為了避免亂倫會而設定許多禁忌,比如成長到某個年齡的女孩,必須要迴避自己的父親兄長,或是未婚女子必須遠離男性居住。再加上男性性交後的疲憊感就像整個人被掏空一般,讓某些部落相信女性會吸走男人的靈魂。

也因此,在男女高度分化的社會中,女性逐漸成為男性心裡「神祕且令人畏懼」的存在──

是了,「神祕且令人畏懼的少女」,就是我對她們的第一印象。

鄭卉晏
「神祕且令人畏懼」是許多純情少男對制服女孩的第一印象吧!

話說回來,對制服少女相似觀點的人還有很多。比如常常被我盜圖青山裕企大師就在《School Girl Complex》攝影集的尾聲寫到:

「那是描寫我青春期的幻想。

雖然身邊總有女孩子圍繞,但她們是我連手都沒碰過的、純潔的存在。
正是如此才誕生了許多欲望與妄想。

對還是處男的我而言,感到女孩子是非常色情、同時也非常恐怖的對象。
想觸碰又怕人知道、沒有自信,就連接近一點也辦不到。
我和女孩之間就像有一層薄膜阻隔一樣。

這樣的我即使長大了、變得了解女性,也不知不覺結婚了。
但那「知道女生的各種事情」的大人的自己,
總是突然就和「就是忍不住想知道」的孩子的自己對峙著,想要訣別。

每當大人的自己一見到女高中生,那孩子般的自己就會猛然出現,
心裡一陣酸甜的同時,對於制服這個記號產生了奇妙的感覺。

即使大家穿得整齊劃一,但女孩們個性的痕跡也確實存在身上。
我一邊拍攝制服,也一邊回到那小鹿亂撞的自己,
洗練的動作和青澀的感覺同時出現在心裡,糾結在一起。

碰不到、看不見的祕密,無言的欲望,沒有結局的循環,
那是我淡淡的幻想,我的青春。」

(我靠,這詩篇一般的文章我怎麼寫不出來呀唉唉唉……)

青山裕企說,他高一的時候第一次跟女生告白,但連女生的手都沒牽過、也沒約會過,就這樣被拒絕了。從此那個女生再也不理他了,而理由呢?想了又想,他怎麼都無法理解

他的青春就像大半都還是白紙的筆記本那樣,才剛打開就結束了。

「只是單純在後面追逐而已,盲目、害羞、沒有經驗……」青山裕企即使已經變成三十幾歲的大叔了,但「直到今天,我還是比不上那些女孩子的吧,我是這麼想的。」

Zamy奎丁
我始終認為制服控的男生,大概都是認為自己比不上女孩子的……
少女就是那麼崇高的存在啊!

不管怎麼說,男生永遠不可能「像女孩子那樣」去理解女孩子。成長過程中,女生發育得比男生早,無論生理還是心理、關於戀愛、關於身體,我們對女孩有什麼感覺、腦子裡在想什麼都完全搞不懂,青春期時的時候,同年齡的少男幾乎不是少女的對手。

身穿制服的年代,我們完全搞不懂女孩子,日常接觸又被限制、被隔離,但也正因為如此,才能自由自在地產生誤會──女孩子應該是這樣的吧?她們也會那樣想嗎?那樣的舉動到底是什麼意思?……有了誤會的可能,也產生了浪漫的空間。

當我們從「這也不行、那也不行」的限制中解脫、不再穿制服的時候,接觸女生變得更容易、也漸漸能理解女孩子的想法,但種種自由卻反而讓我們不再自由──那些又酸又甜的期待、等待確認的徬徨、焦躁不安的火熱心情,和我們漸行漸遠──這讓我們反而更想回到那個因為一知半解,反倒可以自由翱翔的年代。

為什麼很多男生不管賺了多少錢、長了多少歲,還是會懷念青澀的校園戀愛?因為愈受限制反而愈覺得自由的年代,是永遠也回不來的。

人生不斷前進,所有男性的目標都是取得社會地位、賺錢變成贏家這種「向上提升」,但我們愈是努力提升自己,就離限制、模糊、隔離愈來愈遠。即使我們早已從男孩變成男人,只要一看到制服這個記號,心裡那種複雜纏繞的自卑感、神祕感、恐懼感,還是會從潛意識浮現,把回憶裡的酸甜感覺召喚到眼前。

這就是制服少女最大的魅力吧。

潘思寧
正因為不自由,所以才覺得自由。
制服明明是一種限制,然而有限制才有了浪漫。


(本文還沒結束,但寫這篇文章我已經拖太久了,還是先把寫完的部分貼出來吧!)


【下集預告】

這篇文章還沒說到的是:為什麼很多少女是男性的幻想,而很少少男是女性的幻想呢?

男生和女生的差異在哪裡呢?

到底什麼是「少男」、什麼又是「少女」呢?

(仔細想想,其實「青少年」並不是自古就有的概念,和資本主義與學校教育的發展有關,古早時代不是小孩就是大人,大人就是勞動力和生育力,才沒有什麼青春年華可以讓你不用生產呢!)

為什麼連宮崎駿、金庸都是崇拜少女的代表呢?

少男喜歡的少女竟然是一種自我投射?

準備了很多東西,但還沒辦法有系統的寫出來,貼這篇像是草稿般的文章出來,希望大家不嫌棄。

制服論系列,我們下次見!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