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6月30日 星期日

單車環島遊記(Day6):從工業都市到討海城市

大家好~~單車環島系列又回來了,從冬天寫到春天、現在夏天都要來了,遊記終於前進到第六天……

去年的10月20日,老爸跟我從休息了一天的台南安平出發,沿著台17線南下,途中經過路竹、彌陀、梓官、楠梓,在左營吃了中餐後,越過高雄市區、小港機場、林園工業區,再跨越雙園大橋進入屏東縣,在東港巧遇了3年一度的王船祭,最後抵達枋寮休息,完成了108.95公的行程。

第六天的旅途中,我體會到台灣南部真的是熱帶小島,10月下旬的左營還是蟬鳴陣陣、陽光炙烈,在雲林新港海堤吹風還一度要穿外套的我,到了高雄之後只剩下每次休息必補的防曬油(我很喜歡曬太陽,所以堅持不穿長袖),以及每隔一段路就要提醒自己多喝水沒事的心情。

我發現台灣各地都有獨特的景色,告別悠閒的台南文化後,愈接近高雄、就愈發現它真的是一座工業都市,而進入屏東後,氣氛又替換為討海人的氣魄。

話不多說,先來地圖吧!


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台南市安平區禾風館 屏東縣枋寮鄉鐵騎休息棧 的路線指示




早上一起床,我和老爸邊吃早餐邊討論行程。中午休息地點很快就決定──左營距離安平大約45公里,以兩人的速度,不用趕路也可以在中午左右抵達,加上又有我想再吃的美食(汾陽餛飩湯想到還會流口水),立刻不做其他考慮。

但是晚上的休息地點就難了……以距離來說,東港最剛好(距離左營又大概45公里),但今天恰巧是王船祭的最後一天,據東港在地的朋友說,各地的觀光客都會在此時湧入、爭睹燒王船的震撼畫面,因此東港大小飯店、旅館早就被訂光了。今天才想到這裡的父子二人,肯定沒辦法住宿,但是我跟老爸又不想錯過這3年一度的盛事,只像風一樣掠過東港就走……

「嗯……隨遇而安啦!就先騎去東港看看,沒地方住再想辦法就好。」真不愧是秉持「隨波逐流也能過得很好」人生哲學的老爸說的話。

所以早上8點,父子二人準時出發,就由我──兩年前曾到左營玩,所以比較熟悉路況──來帶頭吧!

但我一大早就帶錯路了……囧。

早上8點出發囉!台17甲線,台南金華路一帶。

說點題外話,我這個人雖然很常被人問路,但其實我是個路痴,方向感無敵差的那種。

我說「很常被問路」是真的很「常」,平均每星期大約2.57次吧!身為台北天龍人的我,在台北被問路就算了,可是我到澎湖玩會被問路、到台東、高雄也會被問路,更誇張的是在香港也會被阿伯問路(我聽唔識廣東話啊大佬!)。

還有一次半夜12點多,我騎摩托車拋錨在台北福和橋上,正流著汗牽車慢慢走下橋的時候,竟然有一個騎腳踏車的飄來問我:「請問景美要往哪個方向?」

大哥,你沒看我車拋錨了嗎?不問我需不需要幫忙,還跟我問路、問完就一派瀟灑地騎走了,你這樣對嗎???

──呃……扯太遠了。

總之,我這個路痴錯過一個轉彎,不過幸好不影響大計,預定要騎台17線的我們,還可以走台17甲線,如此一來,進入高雄之後也剛好不用繞進興達漁港,反而縮短路程。

「難道真的像老爸說的那樣,世界是隨遇而安的嗎?」我心想。

路竹湖內村,紅綠燈下賣童裝的小攤子,和在峇里島的攤販沒有兩樣。
我不禁覺得,是不是全世界的攤商其實都長得差不多(畢竟需求也差不多)?

沿台17甲南下,經過路竹、永安、彌陀、梓官、楠梓,這些地名我只在新聞裡聽過,從沒有親身到訪。我一邊看著周遭的景色,腦海裡想像的是報紙裡「楠梓加工出口區」的照片。

加工出口區,是台灣經濟起飛時代的象徵,1960、1970年代,無數女工被吸收到加工出口區的工廠裡,日夜生產著外銷給外國人的產品,一肩扛著「犧牲自己念書的機會,賺錢給家裡的男生念書」不公平的責任。

從早期的紡織成衣,到後期的電子計算機、電腦,這種「利用台灣便宜的勞力,出口給外國人賺外匯」的經濟發展模式,到今天仍然沒有本質上的轉變(只不過變成利用中國或其他地方更便宜的勞力而已)。

我老媽也是在新竹的電子公司上班的時候,遇見當時還在念書的老爸的。

在這個交叉口(地圖B點),路竹、楠梓、彌陀這些地名,讓我從加工出口區,
想到在我出生前,父母認識的那段經過。


老媽是埔里人,小時候離家不遠處還有剽悍的原住民居住(我的想像畫面是賽德克巴萊)。外公在建築德基水庫時因工傷過世,因此即使她很想升學,卻在小學畢業後就被迫離家工作,從紡織廠到電子廠,哪裡有工作哪裡去。當時也有與學校建教合作的公司,讓女工們「半天上班、半天上學」,老媽沒有學籍,但拜託工廠的人讓她一起去上課,就這樣半工半讀,賺錢養家。

老媽的某任老闆就是台灣的電子業先驅施振榮,說我媽媽是開創台灣經濟奇蹟的女工,我想是當之無愧的。

說是這樣說,不過哪可能每天都辛苦賺錢呢!工廠生產線百般無聊的環境,怎麼可能綁得住青春少女的心情!?當年的女工同志們也和今天的大學生一樣愛玩,只不過70年代台灣流行的不是夜店,而是找個隱密的地下室,揪人、放音樂、搞舞會(也是一種自助式夜店),搞到太吵鬧會被警察抓的那種。

老媽是抱持「想做就做得到」主義、愛玩又不喜歡受綑綁的女生,年輕時長得漂亮、歌喉又好,大概就是暴走族、飛車黨最喜歡載的那種囂張女孩吧。

老爸呢,生長在公務員家庭,經濟狀況自然比老媽小時候好了不少,當時在新竹念工專。說是這樣說,不過應該是每天蹺課到彈子房(撞球間啦)報到,痞痞的、來自台北都市的有錢少爺吧。

這裡要特別講一下,雖然我阿公是公務員,但他並非外省人,而是道地新竹客家人,二次大戰時還當過日本兵到海南島打仗,但最後卻到了國民黨老兵(幾十年前的敵人)大本營──退輔會工作。這個奇緣有機會再講。

老爸和老媽,一個是來自台北的書生少爺(身負客家人和外省人兩種緣份)、一個是來自埔里的上進古惑女(身負閩南人和原住民兩種緣份),兩個年輕的靈魂,就在「工專男生vs.電子女工」聯誼中相遇了。他們遇見的地點,正是台灣經濟起飛的代表地點:新竹飛利浦電子工廠……附近暗巷地下室裡的舞會。

冰果室、摩托車約會、不遠千里搭火車去見你、只為了看場電影……1970年代流行的戀愛約會方法,還有老爸老媽年輕時的臉,都隨著「路竹、楠梓、彌陀」這些地名浮現在我腦海裡。

永安保寧宮(地圖C點),我跟老爸稍事休息的地方。

在我的腦海之外,南台灣炙烈的陽光灑下,老爸趕上前來建議我休息一下補充水份,於是我們就轉到路邊的廟裡休息。(當時我沒拍照,不過Google街景也太神奇了,還真的給我找到這座保寧宮)

10點鐘,繼續上路,台17甲沿線上,鐵皮屋修車廠、三層樓透天厝、廟宇、廟埕、便利商店……這些景色大概是台灣西部鄉間的代表了吧,北從三峽土城、南到永安、彌陀都一樣。等幾天後我們到了東部,才發現東西兩邊的文化有很大的不同(最主要是東部沒有「以廟宇為聚落中心」這件事)。

這天的陽光非常強,從永安保寧宮出發之後,老爸一路上不停地問我:
「你要不要穿長袖?」
「你要不要防曬一下?」
「沿路只有你一個人穿短袖騎車耶?你要不要……?」

話說我這個人非常愛曬太陽,每到夏天不去海邊曬到脫皮就渾身不對勁,今年夏天去北海岸練車的時候,還邊騎車邊看著我的手臂被曬到起水泡(灼傷來著!?)。此外我也是有擦防曬油啦!只是不喜歡穿長袖、又不是沒有防禦措施,一時之間對老爸的碎念有點不耐煩……

(當時沒想到,這件事在隔天引發了另一個小插曲……)

左營龔家楊桃湯(地圖D點),好喝!
兩年前來高雄玩的時候喝錯家,這次不會再錯過你了。

中午11點半左右,老爸跟我已經看到左營的世運主場館,我這才發現,台灣南部果然真是處於北迴歸線以南的熱帶小島啊!

10月底,台北應該是晚上要穿薄外套的季節了,但左營大路旁卻是蟬鳴陣,一副還是盛夏的樣子!蟬叫聲幾乎要蓋過路上的引擎聲了,我聽著這樣的景色,心想難道這是《福音戰士》第二次衝擊以後的世界,地球只剩下夏天了嗎?

耳朵外面是蟬鳴巨響,身體裡我的肚子也開始咕嚕咕嚕叫,畢竟快到中午了,我青春(?)的肉體需要補充能量。幸虧兩年前來高雄玩的時候有作了一點功課,我帶路先到龔家楊桃湯補充水份(兩杯大杯,兩分鐘就乾完!),再到汾陽餛飩吃中餐(老爸當場來了兩碗)。

騎車到汾陽餛飩的時候,已經餓得可以吃掉兩碗!

吃飽喝足之後,父子二人來到蓮池潭畔稍事休息。這天是星期六,湖邊的市集好熱鬧,攤販和逛街的人潮擠在一起(這是環島旅途中看到最多人的地方了)。我跟老爸牽著車和人群一起走,在龍虎塔拍拍照、環湖一周之後,繼續上路。

左營蓮池潭,我們的環島旅途終於快要抵達台灣尾了!
蓮池潭畔有專用陸橋,方便行人跨越鐵道,剛好遇到火車經過。

下午1點,我跟老爸進入高雄市區,十全九如八德七賢六合五福四維三多二聖一心,從高雄北邊的左營來到南邊的小港。2點20分,在中山四路上面第一次看到往墾丁的路標,我跟老爸都興奮了起來!

「台灣尾就在前面了耶!」
「唷吼~旅途快要完成一半啦!」

看到沒!墾丁~~墾丁就在前方啊~~即將從台灣頭騎到台灣尾了!

看到墾丁的路標讓我們很興奮,這天天氣也是熱情到不行,在小港機場旁邊等紅燈時,我看到大樓上的溫度計,30度!

台灣就這麼一丁點大,北部和南部的氣候差距還真不小,10月底的台北幾乎是不能穿短袖了,而高雄卻還是熱情洋溢。這麼喜歡夏天的我,應該比較適合南部吧……

小港機場旁(地圖E點),注意Panasonic招牌底下的溫度計,30度啊!
明明已經十月底了說……

炎熱的氣溫讓我對眼前的景色充滿「熱帶小島」的幻想,不過接下來經過的小港、林園這些地方的景象,卻又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……

老爸跟我沿著小港區的沿海二路、沿海三路南下。高雄港周邊的這裡,完全是大卡車的世界,貨櫃、鋼材、油罐車奔馳在馬路中間,外側才是機車專用道,道路兩旁聳立著高壓電塔,再外圍則是鋼鐵廠、各種工廠……

此時我才體會到「高雄原來是工業都市」的震撼。

小港區,沿海二路兩旁的高壓電塔,讓我體會到高雄真的是工業都市。

3點40分,再往南下到達林園工業區,台塑的石化工廠讓這裡有種末日感,讓我懷疑林園工業區其實是《福音戰士》裡的第三新東京市,整個城市可以變形成使徒迎擊用的大型要塞,我們要在這裡對抗人類的末日……

(「第三新東京市」的圖可以參考這裡,大家來比較一下它跟林園工業區吧!)

直到現在,小時候在課本裡讀到的「大鋼鐵廠」「大煉油廠」「高雄港」才真正具象化、變成影像記在腦海裡。

林園工業區的台塑石化工廠,這裡的風景有種末日感……

環島旅途中我發現,台灣每個角落都有自己的個性和風景。早上出發的台南,有一種說不出的文化氣息、居民們的腳步總是慢慢的、很悠閒;而高雄就大不同,左營有軍事感、小港是工業感、到了林園又變成末日感……

而我從小長大的台北,大概能說是充滿商業感吧,而且還是掠奪了這些軍事、工業、末日交換來的商業感(這個感覺等到旅途末段、看見蘇花公路的慘狀,是為了把水泥從花蓮運到台北之後,更深刻了)。

接下來,老爸和我從雙園大橋度過高屏溪,正式進入台灣尾的屏東縣了。

而前方不遠處的東港,又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種景色!

這環島的第六天,是我們沿途所見「風景差異最大」的一天了。

從進德大橋上眺望東港漁船出港。

沿著台17線南下,跨越高屏溪、東港溪之後,我在橋上遠遠看見東港碼頭。這裡和高雄的工業港口景色完全不同,是漁船和討海人的故鄉。

原本我對漁民的生活完全不了解,對東港也只有燒王船,以及金碧輝煌的廟宇東隆宮兩個印象。直到環島回來8個月之後的現在,爆發了菲律賓水警槍殺東港漁民的事件,我才從一篇文章(參考這裡)了解討海人的辛苦,才知道為什麼東隆宮那樣宏偉壯觀、為什麼漁民的信仰那麼虔誠,因為在海上討生活的日子,除了祈禱神明保佑之外,人力所能做到的,真的很有限。

那篇文章告訴我:「為什麼叫做討海不叫抓魚?因為魚不是我們去抓的,是跟海分的,是跟海討來的。」

漁民們看天吃飯、靠海吃飯,既然魚是跟海分的、跟海討來的,那麼一定會有交換、有償還。作者的三叔、四叔、大姑丈都踏上討海的路,但是三人之中就有兩人死於海難,很難想像有其他行業比討海更辛苦的了。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,平凡人的我們,也只能祈求神明保佑。

也難怪凡是討海的城市,廟宇一定特別宏偉壯觀,無論是環島第一天經過的桃園觀音鄉、曾經旅行好多次的澎湖馬公、七美都是如此。

東港東隆宮,因王船祭擠滿了人潮,
金碧輝煌的牌樓(造價8000萬,9999純金打造)令人印象深刻。

老爸跟我完全沒有計畫,環島路上準備「騎到哪裡是哪裡」,不過這一天,我們剛好碰上了三年一度的東港王船祭,而且是最後一天送王爺的高潮。

從新園鄉騎上進德大橋,進入東港市區不久就塞車了。左右路口都有警察指揮交通,前方是王船祭的隊伍經過,許多人按照傳統習俗穿著不同服裝,拿著各種儀式器具、扛著神像、沿路放鞭炮、沖天炮,一路喧囂好不熱鬧。我和老爸在也在擠人群裡看著隊伍經過。

原來在為期8天的王船祭中,這倒數第二天進行的是王船「遷船」的儀式,眼前的隊伍要把王船拖過市區周遭,收走煞氣、驅走疫病和災禍。我和老爸巧遇這段過程,心裡又期待又興奮。

眼前的隊伍走了20分鐘還在持續(可見隊伍有多長),我跟老爸決定繞小路到東隆宮看看,既然都來了東港,怎能不去朝聖一下?

東港中山路和中正路的交叉口,剛好遇到王船隊伍。

我們左鑽右鑽,到處都是人潮、人牆,彷彿全東港的居民都聚集在馬路上。騎車在小巷裡繞路,耳朵裡聽到的是沖天炮聲、鼻子裡聞到的是鞭炮和燒金紙的味道,眼裡看到的是準備參加慶典的居民,感覺好像整個城鎮的人都聚在一起歡慶。這天的東港真是慶典的時間。

也難怪東港人的朋友跟我說,我跟老爸這天想住在東港是不可能的,市區所有住宿地點早在十天半個月前就被訂光了啦!

眼看天色漸晚(經快要5點),我跟老爸在去東隆宮朝聖之後,還必須尋找今晚住宿地點,我們得想辦法穿越王船隊伍才行。

剛好在某個小巷,有警察為行人開路,在王船隊伍中隔出一點縫隙讓大家通過。老爸跟我穿越隊伍時,剛好遇見經過眼前的王船(造價300萬!),我趕忙下車拍照。

我們的運氣真好,完全沒有計畫要參與的行程,卻剛好遇見收煞驅疫的王船,希望溫王爺也能保佑老爸和我一路平安。

在迷路的小巷巧遇王船。
王船繞過市區各地之後,會先回到東隆宮,隔天凌晨再前往海邊燒王船。

一番迷路之後總算到了東隆宮,眼前的夜市規模超大,逛街人潮快要把我嚇倒了(真不愧是三年一度的祭典!),造價8000萬的黃金牌樓就更不用說(喀嚓猛拍照),廟埕外還搭了戲台正在演出酬神的戲曲。

我正把照片上傳到Facebook打卡的時候,底下突然有同事留言給我:

「你也來看王船啊?我就在東隆宮說。」

「什麼(大驚)!?我只是環島剛好經過,我在牌樓外面,你在哪裡?」

「我在溫王爺左邊的樹下,正在卡位。」

原來是以前的同事正在拍王船祭的紀錄片,一早就來東隆宮卡位占好拍攝地點!(所以她沒辦法移動)

我馬上拜託老爸幫我看車,隻身跑進東隆宮,和同事相認。

在東隆宮巧遇同事!美女攝影師其實身高比我還高,
故意蹲低跟我合照真是太貼心了,真是人美心更美……

想不到兩個台北人完全沒有約好,卻竟然會在屏東巧遇!

她來這裡工作,而我在環島的路上。

美女攝影師對台灣的民俗很有興趣(還拍過電音三太子)。她這次拍王船祭,準備在東隆宮等王船回來,經過凌晨一番儀式之後,王船會再從東隆宮出發前往海邊,最後就是高潮的燒王船。她為了記錄王船祭的傳統習俗,就在這裡等待最精采的畫面,凌晨到海邊拍完片之後,她就直接睡在車上(因為訂不到旅館了),隔天再開車回去……

真是太厲害了。人只有為了自己喜歡的事情,才可以投入這麼大的熱情吧!

希望我也能像她一樣,找到自己熱愛的工作。


下午5點,天色漸漸暗了,我和老爸還得繼續趕路呢!

老爸利用我跟同事相認的空檔,上網查了一下,建議我們到枋寮的一家單車旅店住宿。還有差不多20公里的路途要趕。

越過林邊鄉、佳冬鄉(路上有許多遊覽車,應該是去參加王船祭的人吧!),6點05分,天色已經全暗了。老爸和我騎到了台17線終點(272.8公里),接下來是省道台一線,也離今天的住宿地「鐵騎休息棧」不遠了。

台17線被我們騎到底啦!終點272.8KM。

這天我們住在枋寮,完成了108.95公里的行程。

當天晚上還發生了許多有趣的小故事,份量超多的阿東火鍋店大胃王挑戰;巧遇來自斗六的三騎士,導致之後幾天路途上,我們成了小有名氣的「啊!你們就是那段環島的父子」;以及我跟老爸終於快要吵架的原因……全都從這個晚上開始。

這些,我們下回再聊!


7 則留言:

  1. 紳士般的宅宅2013年7月2日 下午10:37

    期待你下一篇環島遊記~
    往東部的山路很有挑戰性的 XD

    我也很期待水手服概論啊~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有人期待真是太好了~~~下一篇預計就是水手服概論!AV產業分析的下篇

      刪除
  2. 版主您好,不好意思冒昧在此留言給您,
    我是單車時代網站記者,我叫Peter!

    我們是專業自行車網路媒體:
    http://cyclingtime.com/tw/

    偶然在網路上看到您的部落格,覺得您的圖文質感相當好,
    對於夏季正夯的環島話題亦相當吸引人,
   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能將您的文章轉載於本站,
    分享給更多讀者。

    這是我們的單車旅行區塊:
    http://cyclingtime.com/tw/tavel/general/init

    以下並附上我的Email:
    Peterchen@cyclingtime.com

    如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和我討論:)
    祝順心

    Peter

    回覆刪除
  3. 您好~
    我是一個大三升大四的學生~
    計畫9月一個人單車環島
    之前搜尋到你這邊
    每天都看了好幾遍
    有好多感動
    期待你的下一篇紀錄~
    也希望給你些能量讓你能將過程全部紀錄下來
    加油囉:)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謝謝你~~祝你環島一路順利!注意安全喔~
      環島很好玩的是,剛開始最怕上坡,騎到最後變得不怕上坡,卻超怕下坡。路上的車友都說,沒人上坡會摔車,但是大家都在下坡摔過……這話說得真好。我後來在南橫、太魯閣下山的時候都心驚驚,騎到手掌冒汗啊!
      這系列我會慢慢寫的!不過看來還要好幾個月才寫得完(遠目)

      刪除
  4. 文筆真好,這是我唯一有耐心準備要看完的環島日誌,竟然是作者完全沒有要完工的打算~~~
    加油,趕快撥出時間繼續寫喔!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我有要完工的打算啦……只是有計畫表、沒有時間表,會寫很久而已>///<

      刪除